随缘时,梵心静如夜空
星光下,我准确无误地匿名
爱我的人却从我的掌纹上不停地失踪
风尘中的侠女依然夜夜叫阵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2017年8月于东灵山

我想浪一年

2017年是我的gap year。自然是没能像其他人那样真的甩掉工作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或国家生活一年。我选择了一个全新环境,16年国庆节之后我离开了生活和工作了三年的西二旗,在国贸开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全职的程序员。西二旗和国贸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确实如同网上所说的“西二旗人会教你如何将月薪50k过成月薪5k”,而我某同事告诉我“国贸人也会教你即使是月薪5k也能过成50k”。所言非虚,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我来到了这么一个新世界。

如果我敲写代码的速度足够快,我的悲伤就追不上我。

如果我敲写代码的速度足够快,我就不需要加班将咖啡转换为code。

如果我敲写代码的速度足够快,我就有大把的时间出去浪。

而我确实没法习惯这个新世界,只好拼命的coding。还好我这对麒麟臂足够发达,使我生产代码的速度足够快,所以我可以出去浪。

所以我真的浪了一年。下面的文字中我会非常非常非常刻意的隐蔽许多细节内容,那些将只存在我的记忆中。

放飞心灵,行走在路上

我计划天气暖和之后开始放飞之旅。

17年三月份,在我放飞之前。公司倒是在古北水镇开了个年会,那儿的温泉确实很舒服,就在长城脚下。

在等待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和公司的程序猿、产品狗、设计狮、运营、商务每日饭后就在建外soho的广场上踢足球、踢毽子,不亦说乎,我可能会将这些永远记下来,忘不了。

眼看着路两旁的枝头上发满了芽,我就知道时机成熟了。

路两旁的玉兰花,花开花落。

 

天上的仙鹤,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飞得太远,看一眼理塘就回返。

17年四月,开始飞翔。我选在清明节与大崔相约在西安。

出发的前几天,中午踢球时我的脚竟扭到了,不算太严重,依然前行。

大崔当时是在广西,17年的清明节正巧赶上了三月三,整个广西省都要放假回寨子里唱山歌。这货有整整一周的假期!他对我说他一个人去桂林玩了几天,后来我猜绝对不是一个人!之后他在清明节假期的前一天飞到西安等我。

而我则在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下班后奔向火车站,搭乘当日最后一趟高铁去西安。

他上午到了西安,我是夜里12点整。酒店在西安钟楼附近,几千人在西安北站外搭车。我放弃了出租车和各类搭车app,根本就没有作用。我赶上了公交,似乎是末班公交。我得感谢那位给我刷公交卡的陌生阿姨,世上竟还有如此好人?愿你一生平安,我那天被感动到了,我讲真。我身上没有零钱,这是个失误。仅十多公里的距离,前前后后用了两个小时才到达酒店。

我和大崔都没有提前做好西安的攻略,原因是懒。出发的前一天才临时决定要去华山,这使得我到酒店后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然后马上又奔向西安北站坐高铁去华山(高铁上我还咪睡了半小时)。大崔的肚子大了圆了,很显然是长期坐办公室缺乏运动导致的,而我体力也是一般,遂上下山都是索道,倒也不耗费什么体力。华山下来之后,我之前扭伤的脚再也未有疼过。

到山顶时,还有雪未曾化去。山峰间来回的行走让只穿了件卫衣的我未觉寒冷。

去往下山索道的山路上,路过一个龙王庙。因缘际会,我俩在此庙中遇到一位有趣的中年道人。这位道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自称是东北某地人士,出家修道前是一位中医,因缘际会来到华山出家。此人拉着我俩一直聊一直聊,聊了大概一小时的哲学,听起来他倒是有好好的研究几大宗教,说起来头头是道,谈人性谈哲理。而我对这些去毫无兴趣,问了他许些鬼神之事,他避而不谈,最后我甚至恶趣味的问他在华山出家修道月薪几何的话,现在回想起来,瀑布汗,我也是够了。

 

天黑之后回到西安,约了两位在北京认识的老朋友,她俩已回到西安一年,我在搬到西二旗住之前,和她们住得很近,前后两楼挨在一起。吃吃喝喝,在酒吧里聊了许多趣事往事,唏嘘不已,直到后半夜才散场。

那天,连续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的我却也没有感到疲倦。

第二天。早起的我坐在窗边抽烟,窗外小雨,与还在床上的大崔商量着去兵马俑,临时搜索攻略。出门之后才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真的很棒。公交站牌上有大LED有各种便民数字化信息。在出发站广场排队乘坐公交,广场上又是几千人的长龙,忽被告知开往兵马俑已满座的公交车,若是愿意站着的话不要钱可以上车。欣喜若狂,狂奔上车。有没有座位倒是没有关系,不要排队还能早些过去就已经很棒了。

后来就是逛各种景点,名胜。除了提醒各位兵马俑出口的biangbiang面真的很贵之外,其他无。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17年五月,五一劳动节。我选择去库布齐沙漠徒步。

从西安回来之后,我自己在网上乱搜,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我开始跟着户外团队混了。当时网页上写得是要去库布齐沙漠徒步加露营,还没来得及细看,我根本就不知道库布齐在哪,就先加了山哥的微信,转账之后跟他约了时间地点拿露营用的装备。

没人介绍的情况下我为什么没有怀疑骗子之类的就先转账了呢,互联网上的诈骗简直多如牛毛,当时的我也没考虑这些,缘分到了便是如此吧。那天是跟山哥第一次见面,我才他那天一定心情很好,因为他送了我一件山哥户外的队服,数月后我才了解,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PS:后来我跟别的团队出去玩的时候依然穿着山哥户外的队服,别人倒也没揍我。

临行前三天,公司突然通知节日前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在朝阳公园举行运动会,说是mini马拉松,一共是需要跑6公里的距离。六公里有多远我是有概念的,这几年倒是常去奥森跑步,奥森的一小圈是五公里,轻松。唯独让我担心的是怕误了我的行程,我需要在那天的傍晚集合,坐大巴出发。尝试请假未果,那就干吧。努力跑完最后大概是十二三名的名次,集体拉伸完毕,迅速打车回到住处,背上重装包便出发。最后压着时间点到达集合处,索性并未迟到。

之后我便认识了这次同行的几个伙伴,梦娇、小明、悦儿、厨艺超级棒的山羊,领队琳琳和她丈夫。事实上整个队伍一共有五十几人,我与梦娇、悦儿、小明四人一直走在一起,相互照应,因为在车上就坐前后排,早已混熟。第一天的时候对山羊并不熟悉,但是那天晚上就熟了,做的红烧肉、鸡腿真是太好吃了。我不该在深夜里写这段的,我流口水了。夜里悦儿口渴我递水给她的时候,抬头看着星空,若不是真的真的真的太冷,真想躺在沙地上接受来自星辰的光明能量,静下心来感受壮丽星空。话说,我用魅族MX6拍到了北斗七星。夜里两点多的时候山羊也醒了,互相打了个招呼。

   

库布齐沙漠,中国第七大沙漠。

第一次户外之旅,一路上各种兴奋。队友里有带着9岁小女孩的队友,还有他们家的小狗。原来小姑娘才是最强力的,自己背着一天食物喝水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有拎着酒瓶边走边喝的强力驴友,也有背着大功率音响放着民谣的年轻人。厨神山羊是个有四十岁的台湾大叔,自称单身,大家都明白他一定有很多故事,那夜有酒,美女队友带的红酒,他未讲。还有勾搭年轻妹子的看起来六十多岁的好色老头。梦娇已工作多年,悦儿是中医世家,目前还在学习中医,小明是学法律的,毕业回了广州,在广州开始了全新的户外生活。

当时的我,背包、睡袋、帐篷、防潮垫全是租的,没有登山杖,没有手台,没有护膝,穿了一双NB运动鞋就去了。在沙漠上走一天只需要消耗四瓶700ml的农夫山泉,大概是五月份还称不上炎热吧。不过中途手机到时弹框提醒手机温度超过了50°C不能使用相机。第一天鞋子频繁进沙,气得我第二天换穿了一双布鞋,很轻便。同样的容易进沙,不过呢,倒沙倒是方便了不少,窃喜带了双布鞋。

 

少年的爱情永远不够用,一杯酒足以了却一件心事。

从库布齐回到北京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第一个周末去体验了一次飞拉达。也是头一次接触,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词。飞拉达是一种岩壁攀登运动,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精简版弱化版的攀岩吧,在体力上到算是轻松,精神上愉悦加刺激。

地点在幽岚山。房山区周口店,小学历史课本里经常出现这个地点,人类文明发祥地、北京人的故乡。

这次领队是淘小七,一个过了卖萌的年纪却还找不到人撒娇的大姑娘,其实很可爱的。携带了重要设备的宋煜煜,因为她背锅了,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其实是老司机了。一个有趣的小男孩小蚊,已经大二了,其实他特别猛,壮士,同样是老司机。和我一起走完全程的的安妍。已经开始带队了的张鑫鹏,也是相当厉害。

幽岚山飞拉达,亚洲第一长的飞拉达,全程1600多米。有初、中、高级三种路线。上路之前被告知在我们去的前一周,有个姑娘在高级道上被困了七个小时才下来,一是体力的原因,二是心里因素。

既然这么刺激,那我们当然是选择高级道啊。轻轻松松,两三个小时就完成了。

小插曲,我在岩壁上挂着的时候,公司居然要我回去开会,真是爱的痛了。

中途各种因素,忽然间就发现了前后上下除了我和安妍,全没了人影。只好二人作伴慢慢前行,累了就挂在岩壁上抽支烟喝口水再继续。她随身带着一包金陵十二钗,烟嘴是甜的,那是我第一次抽此烟,而且是在悬崖上和美女一起。

感觉很不一样,我很想再来一次。

我是个腼腆的人,也就想想作罢。

那天晚上回来后,我、淘小七、小蚊和另外一记不住名字的队友,四人在一家全是韩国人的店里撸串。那晚聊了很久,主要话题是小蚊的情感问题。原来每个男孩在那个年龄段都会有这样的问题,经历时满是愁苦,过后尽是无穷回忆,无喜无悲,无殇无悦,无梦无幻,无爱无恨。

愿你有酒有肉有姑娘。

 

互相用眼睛煮着对方,谁能把谁放下,走吧走吧走吧。

17年五月底,端午节,上半年就是假期多。从幽岚山回来两周后,长岛,在黄海和渤海的交汇处,由32个岛屿组成。

我与奈奈、狗血、大牙四人一起。我们住在岛上的民宿里,吃饭的地方有一条大狗。

狗血与大牙是一对互相伤害的真闺蜜,通过她们俩互相给对方起的绰号可知。

  

一个适合两三天假期的海岛,放松、散心的好去处。一定要乘游艇去万鸟岛逛一圈,那里的感觉特别棒。

 

长岛归来,两周之后,我又去了翡翠岛。地处秦皇岛南边,在网上搜索的资料都会告诉你那是个半岛,事实上当你用地图看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觉得那是个半岛,就像夫妻肺片里没有夫妻,公婆饼里没有公婆一样,一个名字罢了。翡翠岛有很大一片的沙地,一片小沙漠,一直连着大海,站在沙漠里穿着泳裤遥望大海,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无法描述。沙漠与大海的吻痕,诚不欺我。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我独自报名的活动,同行的是同一家公司的程序员们。领队石头也是玩的溜,把自己公司的程序员全拉上,自己带队,而我却是那个谁也不认识的人。

程序员和程序员一起就是单纯,一起在海中嬉戏、烧烤、泡温泉、打牌、聊天、沙滩露营,不亦说乎。

   

 

繁华之后终将还要独行

转眼来到七月,2017年7月1日,是个周六。开启了我的重装之旅。

重(zhong四声)装,不是计算机行业里重装操作系统的那个重装,意指背一个超级重的大包,去户外玩耍。

重装海坨山,海拔2198米,传说这里是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之一,在我看来这里还算安全。

不提上山如何之累。刚到山顶时便下起了阵雨,我打着伞伫立在那,看着来往避雨以及刚登上山顶的人群。

雨后,从山的另一端升起了云海,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扣在我们身上,身处云中,接受大自然的洗礼。

天黑,看着上千顶帐篷,散发五色微光。

我感受到这个号称北京户外扎营圣地的海坨山的魅力,大概上学时学校的运动会也没有这么热闹吧。

夜里,四处是聊天嬉闹的欢声笑语,我一人盘腿在帐篷里默默诵经。

凌晨四点时下了场雨,我知道天亮之后下山的路将异常难行。果不其然,还是穿着陪我穿越库布齐沙漠的那双NB运动鞋,根本不防滑,还好我有一根手杖。

手杖是路小武替我买的,当时我俩还打算约着一起出来爬山,奈何到货后他却告诉我即将离开北京,去往南方。往后每当我拿起这根手杖时便会想起这位腼腆的小男孩。

因为有手杖,我并未在下山路上滑倒过,倒是在半山腰见一大叔抱着脚踝坐在地上,他周围的队友没有任何办法,看起来脚扭伤的十分严重。我到山脚的时候见到了救援队,一群壮实的大汉往山上赶去,定然是去救那位大叔的。

那次回来之后,我意识到了鞋子和手杖的重要性,去买了入门级的登山鞋和我的第二根手杖。

 

在我垂暮的心灵湖泊  倒映你天真灿烂的笑

一周后,我来到了乌兰布统,一次休闲之旅。

这次我认识了娜娜和领队曙光,这是个老司机,我讲真,往后我又和曙光一起出来了多次,事实证明他确实是老司机。

出发的那天晚上,大兵与刘黎在北京南站,她俩互不认识,站一起刷自己手机的朋友圈,竟同时刷到我,北京没这么小吧。那天也听说有几百人上小五台山被武警持枪赶了来了。

    

在乌兰布统有件特别让我记忆犹新的事情,骑马,骑马是一件真的会让男人蛋疼的事情。真的很疼!很疼!很疼!

 

从乌兰布统回来一周后,我去了一趟武汉,约大园子在光谷吃早点,吃到我了好几年没有再尝过的蛋酒与热干面,老泪纵横。不禁回想起四年前我还在武汉工作,每日都能吃到热干面与蛋酒。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从武汉回来一周。17年7月22日,周六。在冰山梁露营。冰山梁是一个古冰川遗迹。

那天淅沥小雨,为了和其他前来露营的人抢占最好的营地,我和曙光没有穿雨衣,下了车就背着装备冲向目的地。等到帐篷全都搭好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发烧了。所以在这里我得特别特别特别的感谢心海,那天她给了我两颗白加黑,吃了一颗,在帐篷里睡了半小时,醒来时充满活力,再没有任何不适感。

冰山梁那日也是被云海笼罩,能见度不超过20米,让人产生世外仙境的错觉,连绵不绝的小雨,停会儿下会儿。

         

那两日主要就是拍照、做饭、吃。那晚似乎玩到挺晚,具体大家在聊些什么内容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次我带了一盒Raison的红酒爆珠香烟。曙光特别喜欢这个东西,那日之后每次出来必让我带上。我们坐在天幕下煮着红茶,抽烟、聊天。有一个细节我一直记得,曙光当时刚点上一支烟,从天幕上滑落下一粒水珠,正好落在他刚点燃的烟头上,这莫不是上天赐予他的甘露。

第二日早晨拔营之时,混沌的云海里忽然破开了一个窟窿,透过这个大洞我能清晰的看到山下的村落。这是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地方。瞬间便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那仿佛是一个悬浮在云海之中的星际之门,透过它我便能去往仙境。

很轻松,因为那些天我在恋爱。即使那段恋情只维持了一个月。

 

当那条唯捷径省略了朝拜者,我便在一滴花露中瞬间彻悟

从冰山梁回来两周后,2017年8月5日我去爬了一次东灵山,全北京的最高峰,海拔海拔2303米。

那日早晨去集合的时候我遇到了琳琳,她告诉我体型比去库布齐的时候结实了不少。那是当自然,六月份从翡翠岛回来之后我开始疯狂的健身,和公司的同事一起,我固定的还要与IOS开发大兄弟每周2和每周4的中午去游泳,直到前几日我尝试连着使用蛙泳游了350米紧接着自由泳600米。身体是一日比一日健康。而在此之前,我三月份的时候在泳池里游泳时蛙泳200米不到就会累的抬不动胳膊,此一时彼一时。

八月份的东灵山上开满了格桑花和野罂粟,非常美。山顶石碑那里有很多蜜蜂,倒是挺奇怪的。

那天我下山之后,和同行的队友在停车场等待后续的队友,足足等待了两个小时。只要他们走得足够快,他们的悲伤就追不上他们,很显然,他们的悲伤追上了他们。从五点到七点,迟迟不见后队的队友下山,直到山里天气骤变,晴朗的天忽然间狂风大作,下起了雷阵雨,天地间雷声滚滚,将他们从山上驱逐下来。

这段时期是北京的雨季。

大雨将我困在钢筋混凝土之内。我原计划要走一趟黑龙密境,毕竟是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之一。由于雨天,山哥连续两周取消了黑龙密境的活动。直到第三周,日小天同学出现了,他带着我去参加了苍老师带队的黑龙密境穿越活动,冒雨前行。而事后再看,山哥取消活动是对的,雨天走黑龙密境确实是冒险了点。

 

与灵魂作伴,让时间对峙荒凉,我无需对任何人交代

2017年8月27日,周日。清晨,我带着雨披,准时的出现在了东直门,与日小天面基。

日小天刚开始加我好友时,我一看到这三个字,脑袋里面浮现的便是“赵日天”三个字和一只泰迪狗。这货和我一起走过黑龙密境之后消失了很久,自称是牙疼,需要拔牙。实则不知去暗中做些什么勾当去了。毕竟他是做seo的,这个行业存在大量黑产,我都不敢细想。这次也是第一次见苍老师,苍老师昵称为苍穹之昴,有不认识昴字的人会发音为“苍穹之卵”或“苍穹之昂”,而熟悉的人则亲切称呼他为苍老师。而为什么要取一个与岛国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相同的称呼呢,据我这几个月在QQ群和微信群的暗中调查发现,这些群里每日就是以苍老师和日小天的各种开车,开小火车、开老司机大卡车,而苍老师称呼日小天为老日,种种迹象表明苍老师的名号当之不愧,而日小天也坐实了老日的称号。苍老师队伍的名字叫做“山尖儿上的舞者”。

 

在此,我提醒各位,若是新手千万不要在雨天去黑龙密境,受伤的概率极大!虽不致命,但是随便一滑倒,在石头上碰一下就能疼上一个月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老日那天是滑了一下整个人全部倒栽进了水里,惨不忍睹。也千万千万不要用登山杖来拉人,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珍爱生命,量力而行。对了,上面图里的那个黄衣服的外国小伙,最后出来的时候,满腿的鲜血。

那晚归来,等地铁时,边上站着一个黝黑的姑娘,就是上图这个粉色衣服的,她叫安然。当时我看她的笑容就知道她要带我飞了。果断加了好友,果不其然,两个月后她带着我们一群人飞向了另一条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黑龙密境回来之后我紧接着去了北灵山,这是一个漫山遍野都是野韭菜的山,走过那的时候没人不想吃韭菜炒鸡蛋。

2017年9月2日,我们的队伍一共一百零几人。

还未到时,在车里一位11岁的小姑娘告诉大家:“近两个月没有出来玩户外了,因为最近学习压力太大,昨天刚开学,所以我才能出来”。不禁感慨暑假作业真是个操蛋的东西。

这次果然出了问题,前面90%的线路都没有问题,唯独到了最后的下撤点的时候,与GPS轨迹偏离了。好在就算偏离了线路也是有路的,只不过要多走上两三个小时了,问题在于这一百多人中并不是所有人的体力都可以走完这段路的。

 

后来,仅有最前方的6人完全按照轨迹到底了目的地。而我和领队等人走在前方,沿着盘山公路慢慢走向停车场。当时我还想着即使我先走到停车场,最起码也得等后面得人两个小时。只是忽然间听到山下传来汽车声,寻声望去,满满一大卡车的队友,站在车上就上来了,接上了我们所有人。回程不算太顺利,弯道的时候撞车了,在这起码又耽误一个小时,所幸这一天没有任何人受伤。

我们那天是两辆大巴车,回去时有个女孩不愿意回到原车。原来下山时体力不支实在是走不动的时候,一个汉子挺身而出,将她背了下来。遂在一起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一起。

 

洁白的圆月出东山, 缓上天顶多明亮, 我被月光照亮的心房, 映现出玛吉阿米的模样。

2017年9月9日,又到周末。重装再上海坨山。

这次海坨将成为最后一次海坨扎营,往后,这个露营圣地将不会再有了。传言说,海坨将会被开发为22年冬奥会的滑雪场地,不知真假,反正到山顶时,小海陀那边已围起了铁栅栏,有些工作人员在那,倒也不限制人绕进去。

这次是还是曙光带队,同行的还有白兔糖,在冰山梁时已经认识。数月以前在幽岚山飞拉达认识的张鑫鹏这次带了一伙人。倒是一起走过北灵山的苗苗要我带她,我本意是拒绝的,因为这意味着我得背上两个人的帐篷、睡袋、防潮垫、水和食物,太沉。奈何她长得漂亮,我这个人就是容易沉迷于美色,最终还是答应了。

   

傍晚时分我们开始做饭,吃完饭大概就八点多了,夜色已黑。大家都已换上保暖衣物,确实很冷,有几个姑娘甚至穿上了羽绒服,没带羽绒服的也裹上了睡袋。

同在冰山梁是一样,曙光开始煮茶,我分给他Raison的红酒爆珠。这时有两兄弟弹着吉他吹着口琴走了过来,大家唱歌、饮茶、抽烟、吹牛,从不饮酒的我那晚也喝了一点江小白。演奏音乐的哥俩似乎喝醉了,吹口琴的兄弟大声喊弹吉他的那位仁兄儿子,满是欢乐。

夜里九点多钟,一轮圆月从东南方升起,月光照亮整片营地,感慨于月色撩人,有酒,有故事,一帮可爱的人儿伴着吉他人合唱起了《当你老了》(视频在上面)。曲罢,众人解散,剩下我们五六人站在悬崖边上赏月。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又下起了雨,靠!六七点时雨一停,曙光就开始煮粥了。天气情况异常的差,叫苗苗起来吃早餐,她却要睡懒觉,我刚喝了点粥,雨又下了起来。所有人都待在各自帐篷中等待着天晴,都已做好冒雨下山的准备,等待的期间都在帐篷中将自己随身的装备打包装好。天空稍一放晴,所有人冲出帐篷以最快的速度收帐篷,准备下山。曙光要收队,我便带着苗苗和白兔糖以及一大包我们产生的垃圾先下山去。我们营地不远处,有家公司组织员工团建,竟组织了一百多人来露营,此时正在焚烧他们的垃圾,产生了大量烟尘,正好覆盖了一片下山必经之路,讨厌。

天空开始慢慢的晴朗,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翻滚的云海和松树林,无限美景近在眼前。只是到了山脚的时候又遇见了救援队,并且还带着担架向山上赶去,大概又有人出事了吧,无量寿佛。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修整两周之后,2017年9月23日。

翻越西猴顶,露营老掌沟。此行最难走的一段路就是上西猴顶的那段,一段直线上升的路,那一段我忘记拍照了。

  

 

那晚我们不记得有多少人了,从西猴顶下来之后,在山谷里分了三拨营地。尴尬的是没带茶叶,几人沿着营地去寻找熟人蹭茶喝,不仅蹭到了茶,而且还打包带走。各个营地里都是几人的小队伍围在一起,喝茶、吹牛、拍照,回到自己营地开始拍银河,山谷里拍银河的优势在于没有任何光污染,十份惬意。晚上睡觉还是有些凉意,毕竟时间已到了九月底,那天真该带一条秋裤的。

翌日清晨,阳光还未照进山谷中便起床生火做饭,还是有些冷。眼看着阳光从对面树林盖过来,逐渐能感受到明显的暖意。掸落帐篷上的露水,收拾行装继续上路。路过别的营地,都才起床,这意味着我们几人会甩掉他们一个小时的路程。路上过河的时候,同行的几个老司机向我展示了几千块的鞋子优秀的涉水能力,完全防水,屌。走出山谷时已到了午餐时间,一并把最后一点茶叶全部解决,快哉。行到终点时,见到了行无界,他告诉我们带了普洱茶和奶酪,我们包里还有没喝完的水,竟还能喝到奶茶,开锅烧水,喜大普奔。今年的最后一次露营,以此为终点,往后天越冷更是不能出来露营了,happy end。

 

接下来是国庆节,回家。只想感慨一句,全是结婚的,Orz。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回京之后,2017年10月15日,那个要带我飞的黑姑娘安然,组织了我们十几个人的小队伍,在箭扣长城上火锅。吃火锅一时爽,后来却是被批评了很久。“传说户外”的老大泼猴,从那日之后的每次活动都会强调不允许背重装包、不允许吃火锅,我们是罪人。毕竟箭扣是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排名第一的嘛,好歹有些敬畏之心。那日确实走得较慢,害的猴哥在北京结等我们到天黑,最后从庄户段下扯到村子里的时候已经八点。而原计划打算箭扣长城东西连串的计划也没有完成,罪孽深重。

     

一起同行的有初见、豆包、坚果、唐三、旋律姐、大汪汪、安然、方方,还有一个小明,这个小明不是和我一起走库布齐的小明了,是一个全新的小明,一个有趣的小男孩儿。我没记错人的话,应该是唐三在下撤时抓的一根枯木忽然折断,整个人瞬间跌躺在地上向下滑落了三四米,所有人只听见了声音还来不及反应,幸好前面有人给他拦住,否则不堪设想,好在都无甚大碍。

两周后的程序员1024节,大家再簋街聚餐,那日我推掉了公司的聚餐。感觉还是户外人在一起玩的更加纯真一些。到场后才知道那天是旋律姐的生日,祝福。饭前与大汪汪solo一局王者荣耀,心情特别好,毕竟我赢了: )。

 

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2017年11月5日,消失了两个月的日小天再次出现。

登鹿皮关长城,下撤到白河峡谷,从张家坟村出山,一日穿越。(这个村名真是溜的起飞)

老日带着我,我带着方方,方方又带着大头和网瘾少女。还是苍老师的队伍,很轻松的一条线路,一路上没有任何危险,有的只有美人和美景。

       

秋风万里动,日暮黄云高

201711月12日,一日穿越狗牙山,也是北京十大户外夺命线路之一。

依然是苍老师的队伍,我与方方下车发现老日不见后,便向队伍前方追赶,怎么追怎么赶都见不着老日。这货挺能躲的,躲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狗牙山,山顶上倒是并不危险,全是岩石,路也不滑,唯一较难走的就是法城的下山线路,下撤开始的那一段路线是在岩壁上,脚下全是岩石,走起来很轻松,不过后半截是土路,那就难走了,一不留神就可能滑倒坐在地上。若是碰上雨天那就是玩命了,雨天万万去不得,林子台上山开头的那一段路程全是高压电线。

回来后膝盖疼了两天,还真是一条不好走的线路,想想我还报名了苍老师元旦的北岳恒山三天穿越活动,我怂了,我得取消报名。冬天还是好好休养,走走休闲路线比较好。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

我只是这周末没有出门才胡乱写下这些,不知不觉竟写了一万字。我隐藏了太多,也不打算全讲出来。今年的行程还未结束,下一站将是江西婺源,不日便启程。元旦的计划也还未定。

说起来我这会儿倒是想起一位朋友,过客。过客现在杭州做php开发。离开北京快两年了,那会儿他背上背包在西藏走了两个月,令人神往的地方。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沉默——苦不堪言
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无力挽留闪电的浪子沦落为王
一粒青稞终于使众生重获宽恕

 

2017 11 19 凌晨

发表评论